下书网 > 科幻 > 御兽从治病开始 > 第二百零八章 柔情俱灭

第二百零八章 柔情俱灭(1 / 2)

日落以后,天气冷凉,寒星透冷光,草丛披盖银白,一座外形素朴,刻有斑驳爪印的木屋敞开门扉,木屑簌簌下落,跨出一个高壮而憔悴的身形。

钟章望向屋外,弯腰捡起放在地板的包袱扛到肩上,过程中环顾漆黑一片的屋子,看完一圈,抿着嘴走出,拴紧门闩,听着扣门的动静,不声不响地迈入清冷的月光。

进入十月,气候明显转冷,他一身单衣,偶尔还被树叶的露珠眷顾,时不时沾一滴,打在裸露的肌肤,有股透彻、让人冷静的凉,那颗好像被屋内的暖意烘得一惊一乍的心脏总算是开始平缓地搏动。

钟章拂开拦路的粗枝,熟悉的凉意,让他记起村里的森林,尚记得,他出走密林深处时,也是这样单枪匹马地沐风栉雨。

入夜了,林子里时而传荡不知打哪来的熊人的鼾声,亦或小孩子绵绵的梦话,都入冬了,反应迟钝的晚蝉秉承晚出土晚鸣叫的粗心,依然烦人地聒聒。萤火虫的光比之夏季要单薄不少,暗淡不少,像是一反常态,人类增补衣物,它们反倒消瘦了似的。

钟章款步前行,即使目不斜视,敏锐的观察力足以通过余光反馈给他充足的信息,但他并未停步,仍然前进。

终于,掠过一系列夜间出行的小东西,和种种梦游中舒展枝梢的抱树擦肩而过,他抖擞精神,挺直身板,一步踏出,风景霎时变换,出了秘境。

外面的塔兰森林如出一辙,茂密的树木四季常青,敦厚的土地万古长存,路上并无一人,也许有守夜的,但对钟章来说,避开他们并非难事,唯有遍洒的朦胧清辉始终罩顶,包拢天下,他避之不及。

外头更凉,呼呼烈烈,风起了,冷风岑岑,下方的密林蔓延一条条蜿蜒的脉络,晚间的山岚和薄雾伴行,托举稀松的月光,随着清风遥遥荡荡,犹如一座细分成雾粒、凭虚浮空的河,勾连人的回忆。

呼!

万籁俱寂,钟章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呼吸,也许他的气息相比平时沉重一些,也许他目前正在胡思乱想,才会如庸人般注意到这些无聊的琐事。

这儿还是和北境的森林不同,这儿安静许多,没有呼啸的烈风和恣意游走的猛兽,本来纠结良久的选择,到如今反而高高提起,轻轻放下,如梦似幻,这般容易,使他由衷产生一种荒诞的轻松——好似被风吹向天空,四脚不触地面,分明下一刻很可能粉身碎骨,仍有片刻感到自由轻松的那种荒诞。

无人看见,无人发现,他索性摇了摇头,又为自己的这个举动啼笑皆非,但面上如古井无波,丝毫不动声色,只是信步走去。

到了山腰,他方才止步,不是犹豫踯躅,而是需要考虑去向。

他迄今没决定好该去哪里。

只有一点可以确认,他不能再在塔兰驻留。

忽然,耳边的风送来一道叹息。

扛着半人大的包袱,钟章转过身来,扫视宁静如昔的一干树林,平淡开口:“宣忠。”

哒、哒。

清光背面的树影蓦然拓宽,逐渐分开一道人影,原来宣忠刚刚就躲在那里。

“你要去哪?”宣忠神情晦涩,语气复杂。

钟章望了分叉的山路:“不清楚。”

宣忠换一种问法:“那么你是要离开学院?”

“嗯。”这次,钟章给予肯定的答案。

宣忠沉默片刻,尽可能委婉地提出挽留:“我为缠枝牡丹的牺牲感到遗憾,但你是学院十分重要、十分优异的一位学子,我们这一年级缺你不可。”

钟章没什么特殊的反应:“我很抱歉,还请另择美玉。”

“能再考虑一下吗?我们也希望能至少陪你度过这段兴许有些艰难的时光。”

从始至终,钟章的情绪保持得很平静:“一月有余,我意已决,多谢学院的体谅。学院分配的空间枢纽,我放在曾经的房屋内,相关赔付补偿我业已尽数收下,自己的东西也收拾了,我的那间随时可以腾出。”

“是由于小逍吗?”宣忠突地提问,又赖上类似求情的话,“看在我宣忠的面子,而不是学院的面子上,说一说。”

钟章本来随意选了条路启程,听到后面一句,蓦然止步,回首看宣忠在月光下的神情,于是上身一顿,慢慢说:“有吧。”

当初返回塔兰,知晓他对宣家三子发起过致命攻击的不止一人,但后来竟无一人泄露一丝风声,钟章对同伴倒戈相向的行为就这么隐瞒下来,其中恐怕少不了宣逍个人的努力。

分明是受害者,还对加害者大加同情,说什么亲眼看见钟章是被罗伯特的蛟兽控制,所以相信钟章无过错,还堵了别人的嘴,而那些旁观的人都为宣逍所救,也受了钟章帮助,没有立场指认,居然同时三缄其口。

然而,唯有钟章自己或是罗伯特才明了答案,明了当时他捅穿战友胸膛的举止,究竟是不是出自本心的正确答案。

那条浸润战友鲜血的上衫事后洗得干干净净,但钟章再也未能将它穿起。

最新小说: 奉旨三嫁,赖上神秘王妃 新世界1620 狙击天才 王爷的娇夫:夫君太妖娆 绝世药皇 黛玉别嫁 抗战之血色战旗 萌妻私房菜 霸道太子:笨婢小宠妃 妃常穿越:冷王的孽妃(完+第二部完)